• 天主教台北聖家堂

耶穌的耳朵




我坐在朋友的咖啡桌旁,糾結著要不要告訴她困擾我好幾天的抑鬱症。我決定敞開心扉。我告訴我的朋友我需要分享一個問題。她有時間聽嗎?


“當然,”她說,立即起身從爐子裡取出一個吹口哨的茶壺。當她倒酒時,我深吸了一口氣,開始展開我的處境。


“你的茶裡有牛奶嗎?”她打斷了。


“嗯,當然,”我說。


“現在,你在說什麼?”她喝著茶問道。我繼續講我的故事。中途,電話響了。她的女兒從隔壁房間打來電話。 “媽媽!是爸爸在辦公室。”


我的朋友嘆了口氣。 “我最好接受那個。我馬上就回來。”


我等待著,偶爾看看我的手錶。她花的時間越長,我的傷就越潰爛。當她回到廚房時,她喋喋不休地談論她與丈夫的談話,完全忘記了我們的談話。


“要我給你熱茶嗎?”她坐下前問道。


不,我不想再喝茶了。我只是想讓她聽。但那時我不太確定我想談談。


你已經發生了。你會經歷一段心痛或孤獨的時期,你會想告訴朋友。但是,您的電話總是被打斷——或者永遠不會回复。或者更糟糕的是,你把一個朋友拉到一邊來描述你正在經歷的一些事情,你會明顯感覺到她或他分心了,只聽了一半。你幾乎沒有眼神交流,只有幾個含糊不清的回答。


渴望得到建議,你尋求建議,然後得到一個聳肩或拍拍背,以及“振作起來,振作起來”之類的回答。你發現自己想知道,有人真的關心我正在經歷的事情嗎?有人會聽嗎?


耶穌也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。在馬太福音 20:17-28,他和他的門徒在去耶路撒冷的路上。這將是他最後的塵世之旅。他很清楚在路的盡頭等著他的是什麼。背叛。可恥的審判。殘酷的折磨。一個血腥的十字架。在一個漆黑的午後孤獨地死去。世間的罪孽,無時無刻都落在了他的肩上。與父親的友誼破裂。每走一步,他心中的恐懼一定越來越重。


他停下來,轉向他的朋友們。他向他們傾訴心聲,將自己穿過那些城門時的遭遇告訴他們。


談論不友善的耳朵!弟子們不僅不理會他的難言之言,而是轉身開始爭論,誰將成為即將到來的國度之首——誰將獲得本王之職,還是王位附近的熱門席位。他們中的兩個甚至把他們的母親送到耶穌面前為他們的案子辯護。難以置信的!


沒有客氣話。沒有有用的建議。沒有同情的耳朵或富有同情心的心。弟子們,被自己的野心分散了注意力,只聽了一半。


這可能是孤獨中最孤獨的部分。知道沒有人真正理解——甚至不在乎——你正在經歷什麼。知道你的痛苦負擔是你一個人的。有時候就是這樣,不是嗎?朋友不會一直在。或者如果他們是,他們可能並不總是看到表面。其他人可能很忙——這是有道理的——或者根本沒有時間。


你就在那裡,一個人扛著這一切。


值得慶幸的是,耶穌也經歷過。他明白。他也知道有朋友不能或可能並不總是在乎的感覺。所以他是那個給予同情的人。他的眼神交流從未動搖。他不會因為你的哭聲而分心。在你的痛苦中,他的心與你同在。聖經提醒我們,

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