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主教台北聖家堂

我們的身體,就像帳篷

當我們小時候去海灘露營時,我認為住在帳篷裡是終極冒險


帆布地板上的沙子?誰在乎?蚊子?把蚊帳拿出來就行了。雨?打開防水布並拉下帆布。污垢?好吧,我的天哪,一點點污垢永遠不會傷害任何人。


我覺得住在帳篷裡很有趣。我本可以整個夏天都這樣做。


現在,幾十年後,這是一個不同的故事。我仍然喜歡露營,但我只能堅持這麼久。出於某種原因,帳篷露營似乎每年都變得更加艱苦。沙子、蚊子、泥土、雨水?你可以讓我在四五天后對自己說。


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使宗徒保祿(他自己是一個兼職的帳篷製造者)將住在我們這些身體裡比作住在帳篷裡。


帳篷只是暫時的。我們只能忍受這麼久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們發現生活在我們的這些身體中比前一年更加吃力。


正如保祿在格林多人前書 第二章 第5節中所說,我們不會總是為我們這些拼湊而成的帳篷“嘆息和負擔”,你難道不高興嗎?


當我沿著這些思路思考時,我想到了史蒂夫科伊爾的故事。史蒂夫體格健壯,每天早上游一個小時。一天,一次潛水事故嚴重地擦傷了他的脊柱。他從那次事故中恢復過來,但僅僅三個月後又發生了一次事故,導致他四肢癱瘓。即便如此,史蒂夫從未抱怨過他的殘疾。在他所有的談話中,他總是設法用一些讚美主的話來工作。


我希望故事從那裡變得更好,但事實是,史蒂夫後來患上了癌症。他受了很大的苦,瘦了八十多斤,就去與主同在了。他一定已經厭倦了他的帳篷!在他去世前不久,史蒂夫想用詩歌記錄他的一些想法。他把這些台詞交給了一位護士朋友。



當我回顧過去的日子,我原以為這個帳篷是經久耐用的。

因為我把它立在了岩石的地面上,暴風雨無法將其擊倒。

用我的驕傲和我自己的手,我把帳篷搭在流沙上,

釘子鬆了,我的帳篷搖晃了,但我還年輕,我可以接受


我所處的不穩定世界,我只是站起來再次移動。


所以多年來我一直走這條路,移動這個舊帳篷。

直到有一天寒冷的日子,我的思緒變得清晰,

這個帳篷有盡頭,可能快到了。所以非常害怕(如此沉重的負擔)


我尋找建造這個居所的那一位。是的,帳篷製造者,他肯定知道,

一個這樣腐爛的帳篷應該去哪裡,讓這幅畫布煥然一新,

重新調整這些桿子和釘子的大小。


我彎著膝蓋去找他,乞求他,“哦,請做帳篷的人!修復這個我以為會持久的帳篷,


這個帆布屋走得真快。”他用充滿愛意的眼睛看著我,只是指著天空。


“請不要為一些舊帳篷悲傷,已經用過的舊帆布牆。


祂已為了我建造的這座豪宅,會陪你到永遠。”

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